三七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星火重燃后的美好时光在线阅读 - 第十一章:新的一天!回望!向上!

第十一章:新的一天!回望!向上!

        清晨,苏醒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打开窗,望着清晨的景色,享受着此刻短暂的静谧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工作就工作;想做什么就做。”我默念:“今天会是谁来替补余映的工位啊?ta究竟好不好相处啊?哈哈哈,果然,还是喜欢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走在路上,看着眼前喧闹的大街,小汽车的鸣笛声、学生在上学路上嬉笑怒骂的情绪宣泄、打工人忙碌奔走的身影,不免有些感慨,这就是人间百态的一角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往公司打卡,来到办公桌前,坐下。突然留意到余映的工位上有人在整理文件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走近问道:“清泉姐,好久不见啊,今天早上吹的什么风啊,还能把你这尊大神请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李清泉抬头看了我一眼:“少贫嘴。我只是帮余映扫下尾,他离开了,但这里的事总要处理一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是的。”我应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这么看着?”李清泉没好气道:“就不知道过来搭把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我尴尬地笑了笑:“马上就上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整理资料的过程中,李清泉突然说了一句:“初然,你最近是在写小说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我回道:“是啊,其实也不是最近才开始的,写了有快三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应该挺喜欢写小说啊,能坚持这么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。”既然都聊到这了我就放开了聊:“但是最近有一章内容,我是在手机上写的,然后最令人抓狂的是,我手机在写的过程中手机就突然没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低电量提示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我被自己的行为给蠢到了:“可能是当时写的时候太入迷了吧?我居然没有注意到那个插座的指示灯都未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听我这般说辞,李清泉笑得很开心:“我都不知道该骂你蠢还是该夸你做事专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额……那您就夸我吧。”我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无所谓地干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啊……我听余映说你最近有长恋爱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……”我更尴尬了,现在我都觉得我快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我第一次听说这件事的时候,我觉得这个世界已经疯了……就你这钢铁直男也会有满脑子都是粉红色泡泡的一天。哈哈哈哈哈哈。”李清泉此刻的神情让我想到了常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可能是因为还有其他同事在,她没有常裕笑得那么癫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可我想说,这都是过去式了,现在的我的脑子里只有真理!”我极力狡辩:“凡事看开一点就好了啊,就比如我写的小说没保存,当时是挺令我抓狂的,但后来想了一下,有些东西写出来,估计没什么人看,这样的话写出来给谁看啊?难不成给鬼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不定真的有鬼爱看呢?”李清泉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还不如写出来自己评鉴呢。”我有点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就像淡妆浓抹总相宜的女生,没人欣赏的话,也可以照着镜子自我欣赏。”李清泉很难得的赞同了我的观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还不等我接话,一道声音传来,介入话题:“就像在迎新晚会前,兴致勃勃地化了妆的女生们,突然接到通知:因为一些意外情况,停电了,迎新晚会被迫取消。这些情况在某些地方是屡见不鲜的,所以有时候也只能孤芳自赏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周亮姐啊,果然还是女生最了解女生。”我寻声看向说话的人,她是编译组的组长,也算是翻译界的一尊大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不。但是你们这帮小年轻的做法我是左看一个看不明白;右看一个看不明白。”周亮接过话茬说道:“人啊,有时候不服老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不颓废,心态好,就能永葆青春啊。”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主观唯心主义,阿q精神胜利法是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毕竟,到您这个程度,其实我觉得已经可以随意一点了,哈哈哈哈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有你说得这么简单,在其位就应该谋其事,踏踏实实地把手头上事做好。咱亮姐肩头的担子可不是想卸就能卸的啊。”李清泉说:“你以为所有人是不是都像你一样,从心所欲惯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啊,我的从心所欲是以‘不逾矩’为前提的。”我急忙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?”李清泉看这我满脸不信:“如果没有的话,你怎么可能会在这种时候让真理去武装你的头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口中所谓的过去式,至少在你这其实还是进行时吧?”周亮姐又补了一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你们在说啥啊?”这一刻我多么希望我的自由意志能够稳住我的头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我们也不打击你了。你记住优秀了,自然会有人靠近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需要,我的恋爱脑,这辈子就成这一回,够本了,稳赚不赔。”我继续说:“还有啊,我以前一直觉得优秀很重要,当然现在也这么觉得,只不过在某些时候,性格才是绝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毕竟,很多时候一句话,就能彻底抹杀你身上所有的闪光点。”我有点难受:“有些东西只能追求水到渠成,强求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前和我们聊天的时候说,交友凭的是第一直觉,这个第一直觉来自于遥远的相似性。”周亮姐看着我说:“那她呢?除了所谓的相似性,应该还有鲜明的独特性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周亮姐,我……”我感觉自己已经被看穿了,好不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爱是成全还是拥有?”周亮又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回答我,能让你沉溺的,肯定不是相似性,而是独特性。其实很简单,是因为她就是她自己,所以你才会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没什么不能回答的,我没那么伟大,有些东西如果是我的,我凭什么让,要成全也是成全我自己。如果不是,那就一切顺其自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哈哈哈哈,我明白了。”清泉姐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看着我说:“我送你一首歌吧,歌名叫《不将就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……那不太需要,恋爱脑这东西,以后在我这里应该算灭绝‘物种’了;毕竟没那么多时间了,工作上的事就够忙的了。”我婉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她俩笑而不语,天知道她俩在想什么?我也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手里的活也做完了,找个地方歇一会儿,喝杯茶吧。”周亮提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集团内部的公园内,品茶闲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前喝惯了咖啡,现在品茶也是收获了不一样的感触啊。”周亮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落,突然我感觉到一阵难受,总感觉身体里面有些东西脱离躯体,飞向了天外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喝杯茶就好了。”周亮看着我语气平和友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些家伙,开始反扑了啊……叶天明顶得住吗?”李清泉对于其中的纷争有些担忧,以意念提出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你不用担心,那个男人走到今天这一步,除了和善的外表,还有他脚下罪恶者的尸骨。”周亮回复:“叶天明到如今这个层次,他脚下踩着的早已是猩红的血海和尸骸的群峰。就交给他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了,他不还有帮手吗?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喝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传音间,外界只过去了一瞬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聊点小年轻爱讨论的话题吧    ,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初然,那就聊聊互联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……现在的互联网,鱼龙混杂。让我慢慢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你说    我们听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比如说,有个平平无奇的观点,放到网络上,那评论区,简直就能像那个拥有97种甚至上百种性别的奇葩国家一样,跟个沃尔玛购物袋似的啥都能装!啥奇葩言论都有,完全无法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李清泉忍俊不禁:“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那驴象之争,那个地方就像个狗咬狗的角逐场……毫无人权可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就是被某些人吹得神乎其神,在那个国家必须有才又有钱才能舒服;有些人从来没有想过,在哪个社会相对稳定的国家有了这两项,会过的不舒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答案显而易见……”我滔滔不绝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喝口水吧,再不喝,就不好喝了。”周亮说:“初然,可以关注这些,但有些话可以不听的,到了某个时刻你自然都会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……像我现在就想着把自己熬成老油条的那一天,就像现在的亮姐这样。”李清泉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清泉,你这话你什么意思啊,你这横竖都是说我老呗?”周亮无奈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有,你依旧肤白貌美,风姿绰约,才干实强。”李清泉辩解道:“你的美貌是你最不值一提的优点了,您可是名副其实的大佬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少放一点糖衣炮弹。”周亮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好,ok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初然,我经常看到你和中学认识的朋友走的很近,就没看见几个你大学的朋友。”李清泉转头突然向我抛出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没有啊,只是大家各忙各的比较少见面而已。”我说:“在很多网络社交平台上,有很多帖子的观点是大学里没有交友没有真感情,几乎全是利益,但十分幸运的是我还是认识了几个关系比较好的朋友,到现在还有联系;我想应该还能相处很长一段时间。还有一些朋友……就顺其自然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,我还以为你真的是天生孤星的体质呢。哈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其实有时候孤独一点也没什么不好。”我自嘲:“对了,清泉姐你最近的那个职业等级考试感觉考的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嘶……你这话题跳的可真快。”李清泉明显的愣了一会儿:“你这哪壶不开提哪壶,我感觉不如何,最近一堆资料要准备,还要准备集团内部各个分公司的竞赛,那个执业等级考试完全就是裸考的状态,过不过看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初然,你发什么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突然有点想睡觉了。”我晃了晃脑袋,给自己提提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不行啊,年轻人才做那么一会儿就会昏昏欲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换个话题吧。”周亮说:“初然,我想问你现在回想,以前说过的那些天真幼稚的话,现在会觉得尴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这有什么可尴尬的?都是心里话,都是我思想最真实的反映。”我不屑一顾:“那些一点事都觉得大惊小怪的人,反正我是受不了一点,整个尴尬癌犯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完全不觉得尴尬,但我也知道很多人可能就觉得很假大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突然想起来那位思想的开创者,对近代某次农民阶级运动的评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次?”李清泉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拜上帝教,懂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次运动的领导人,其实就是烂到骨子里的流氓,口口声声反压迫,追求理想社会,到最后不也成了封建专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次运动的失败根本原因,书上就非常简单的一句话阶级的局限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做法只是客观上促进了社会的进步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初然,你又是怎么理解道家思想的?”方组长的声音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靠!方组长你吓死个人了。”我整个人一激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心理素质的这么差啊?”方组长嘲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……”我笑了:“怎么理解道家思想,就要看放在什么样的环境中去理解了,就像为人处世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社会上的年轻人,不就是在工作中摸爬滚打练眼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初然你看的挺透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又没什么……”我十分平静地回答:“我只是借着前任的经验,扶级而上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上界,天光皇朝,中央大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皇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情况已经不容乐观了,老疯子要开始下一步的部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老人家的意思是?”女帝眉眼轻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下界吧,毕竟那个地方有祖气笼罩,即便是秩序神殿的那位,也无法直接干预那里发生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此同时,不语书咖、竹林酒馆、锦绣集团以及那个已经歇业了一段时间的店铺皆有人员出入,并且都开始向一处聚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幻界入口,蓦然楚默的心头一凛,注视着那个突然有些异动的入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终于按耐不住了么?”楚默冷笑:“那些肮脏的东西,也知道再不反扑就得彻底消失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种下了那个毫不起眼的一朵净莲,携带的那一点净化之力,看来快成燎原之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快亮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们总说不要回头看,但有时候回望也是为了更好的向前呐。”未来身说:“只要方向没错总有抵达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回来了?”楚默笑了笑,也没多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只是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我们!”一道响遏行云的声浪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默回身望去,山下的广场上出现了数以亿计的人,他们身后皆有一道流光溢彩的虚影,代表着他们心中追求“为生灵立命,为万世开太平”的伟大志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朋友们!斗争的前哨已经吹响,这场承上启下的斗争的先锋就是我们自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团结起来!让理想的火种遍地开花!”

        全场齐声高呼:“这是关键的斗争!团结起来!将理想进行到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下界,某会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会人员正齐声高喊:“将斗争进行到底!一定要让压迫者的罪恶花落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!那是罪恶者最后的呼号!

        看!新一轮斗争的星星之火,已成燎原之势!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