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七中文网 - 科幻小说 - 你选绿茶庶妹,我嫁皇叔你哭什么在线阅读 - 第2章 手感一般

第2章 手感一般

        虞幽篁知道这是空间在提醒她,有人即将进入这间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个闪身回到了房内,先发制人的高喊:“来人啊,太子*尽人亡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妹妹爽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乃是她跟君宇的订婚宴,如今她们所在的位置是太子东宫,宫内汇聚了文武百官和各家女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俩人在屋内偷情还拉上她,就是想爽了还得个好名声,将不知检点的屎盆子扣在她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她绝不会让他们如意!

        可没想到她的话刚喊完,一道身影从窗户飞跃而进,温润的手掌捂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    还不等她反应过来,另一只大掌搂着她的腰将她带离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后背靠着男人结实的胸膛,腰上被他禁锢得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脚尖轻点,用极快的速度飞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幽篁瞪大了眼睛,飞人!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吧?简直是小母牛踩电线,牛逼轰轰带闪电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配上她的雷技能,她就是牛逼轰轰本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参加“男生女生向前冲”那不得拿十台八台冰箱!

        必须得学!虞幽篁心下打定了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躲闪加轻功后,俩人来到了一座有些荒凉的宫殿。

        宫门口上挂着“沁幽宫”的牌匾,只不过上面沾满了蜘蛛网,走进殿内也是杂草丛生的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将她带进殿内点了她的穴道才放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即盘腿坐下开始运功疗伤,他的脸色泛白嘴唇带着乌黑,身体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幽篁用电流穿过自己的身体便解开了穴位,随后抱着手一脸看好戏的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优越的五官配上棱角分明的下颌线,古武小说的男主瞬间有了实体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身蟒袍气势尽显,最显眼的是他鼻梁处的一颗朱砂痣,让他更添一抹邪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模样应该是毒发了,看他跑得这么急,后面应该还有人在追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朝中能有如此高的武功还会被追杀的王爷,那就只有当朝摄政王——君临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先帝最小的儿子,年仅二十岁的一代战神,从先帝赐予他的名字就能看出,他的本事之大,受先帝宠爱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可惜...先帝驾崩前夕参战,在战场上受了重伤,身受数十种毒,身体孱弱无法孕育子嗣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治疗好伤势清醒过来,先皇驾崩如今的皇帝已经继位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遵先帝遗诏成了协理朝政的摄政王,就算身中数种毒,皇帝也十分忌惮。

        传言他脾气古怪,性子阴沉,谁的账都不买,甚至敢在金銮殿上指着皇帝的脑袋骂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一点是,不近女色,摄政王府就连狗都是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和太后早上送女人进府,不到中午人就横着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官员亦或者是主动找上门的女人,那更是不到一刻钟就躺着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百姓传言摄政王府阴气重,女人进去要经历午门煞,不到正午就会被阴气弄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噗呲...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运功压制毒素的君临天猛的吐出一口黑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幽篁眼神微眯,这是多次积压毒素造成的毒素爆发,若是得不到救治,这男人不死也要瘫痪几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眼眸转溜了一圈:“看在你长得帅的份上,姐帮你一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日后整点大金元宝来感谢我,别杀人灭口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凭君临天的身份和德行,虞幽篁相信他真的能干出杀了她灭口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按照他在外的人设,应该是一个动武就要喘三口气的人,但他方才那内力和轻功,明显是隐藏了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若是泄露出去,那些忌惮他的人更是要放猛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边说一边走到君临天的身旁,听到她的说话声,君临天猛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纵然他身体里的毒已经全面大爆发,但他的眼神依旧锐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用警惕的眼神盯着她:“不想死就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女人没有内力,但却能冲破他点的穴道,是个不简单的人!

        难道...也是那些人派来的探子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偏要动,有本事你来打我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略略略,打不着。”虞幽篁做了个鬼脸来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逼逼叨叨!”君临天的话还未说完,虞幽篁就从空间里拿出银针包,将一根银针扎在了他的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着有宽大的袖子遮掩,所以东西就像是从袖口中取出的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君临天嘴上酥麻说不出话,身体里的毒素压得他的五脏六腑一阵阵疼痛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也无法反抗这个女人的动作,只能任由着他上下其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用喷火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幽篁撸起他的袖子将银针扎进他的手臂,顺手捏了捏他紧实的肌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啧啧啧...这哥儿们要颜值有颜值,要身材有身材,不比太子那个小白脸好得多吗?

        扎完手臂,虞幽篁双眼冒光的扯开他的衣领。

        君临天的脸顿时红了,这份绯红一直蔓延到耳朵根子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幽篁伸出纤细白净的手指头在他饱满的胸肌上戳了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暗暗腹诽:嗯,得有c吧?

        君临天的身体微微颤抖,若他的眼神是刀,虞幽篁恐怕已经千疮百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幽篁左摸摸右戳戳的在他胸膛上扎了好几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用你这死样儿眼神看我,再怎么看姐也是你得不到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在救你!你要是死了,我就成了杀人嫌犯,要洗屁股蹲大牢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姐的美丽人生才刚开始,还不想过上满门抄斩被迫流亡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样婶的我不知道摸过多少个,你这手感也就一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.”君临天一头黑线的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被人嫌弃了!而且还是京城的女流氓!

        虞幽篁扎完针后又用手指抚过针尾,让每一根针都带上电。

        滋滋滋的声音响了一阵后,她扯下他嘴上的银针,将一瓶药水灌进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银针束缚的君临天可以正常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懂医?”他的声音很沉闷,还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才,给母猪和母狗接生过。”虞幽篁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君临天又要破防,虞幽篁又将针扎回了他的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不该给你扯下来,话真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”君临天又气又恼,合着这根银针是为了封住他的嘴!不是用来治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女人简直是胆大包天!

        同时他也能笃定,这个女人就是单纯的发疯,根本不是那群人派来的!

        一番诊治后,虞幽篁撤下了所有银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行动自如,不必担心被人追杀弄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得去看君宇那傻缺的捉奸大戏,顺便再索赔几百万的精神损失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自个儿爱咋耍咋耍吧。”说罢虞幽篁以八百米冲刺的速度回到太子东宫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